1. 首页
  2. 网络营销

王思聪7年登顶路,电子竞技才是他最重的标签

  早些年,王思聪的女粉丝们会在微博上向他喊话,“老公,买下这个婊子”。说的正是王思聪的一大爱好,网红。借此契机,他成立了一家叫“香蕉计划”的经纪公司,进入了娱乐行业。这下就升级成做生意了,可得严肃点。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又是签下韩国女团T-ara和EXID,又是在中国培养自己的新人。

  他亲手打造了一个练习生项目。第一届就在上海广州等六个城市和台湾省的 6000 个选手里,挑出来 18 了个苗子,解锁了“养成”系列。据说一共安排了 16 门课程,既要健身塑形、学各种潮牌奢侈品知识,还要了解各种音乐类型、听小型音乐会。你可能不知道,今年大火的《创造101》,他旗下有两人闯进了上位圈。

  当然,不要跑题,电子竞技才是今天他身上最重的标签。

  壹

  2011 年 9 月 14 日上午,尚还留着长发的王思聪,与王健林并肩坐在大连国际会议中心。当温总理在这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演讲时,镜头捕捉到了穿着粉色衬衣的他,竟透着一丝清秀。那之前一个月,他在微博上敲出今日刷屏的这句话,“强势进入,整合电竞”。

  基于他在微博的常年“闹腾”,多数人都会以为他是不着调的玩票心态。但就像之前说的,商业上的事是严肃的。在王思聪发表的文章里,他收起玩笑认真做了评估:模式不成熟、赛事不规范、俱乐部不稳定;缺乏系统的管理、透明的制度、专业的团队。

  王兆辉,粉丝称狗哥,Dota2 第四届TI冠军选手。 2009 年和队友坐十几个小时硬座去打比赛,夺冠后主办方跑路,拒付 3000 元奖金。身无分文的他只能和队友睡在ATM,烟瘾犯了忍不住捡了一个烟头抽,一边抽一边哭着跟队友说“等劳资有了钱,要天天抽中华”。

  今天的电竞貌似风光无限,俱乐部天价签约、粉丝前呼后拥、奔驰求代言、家家都有太太团、张口闭口电竞梦。过去呢?基本都是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奄奄一息的吊着,多少主播常常谈起当年都说,撑不下去了只能放弃。想拿奖,想拿钱,想吃顿好菜的故事,我听了八百遍。

  王思聪带着100%控股的普思资本入局后,首先就调高了选手收入,具体金额众说纷纭,不过大幅上涨是公认的。普思收购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并将其更名为invictus Gaming,简称IG。第二年,整合后的IG就夺得当年dota2 第二届TI冠军,奖金 100 万美元。一个新的商业模式由IG开创:所有比赛的奖金均由选手独得,选手必须配合一切商业活动,活动所得归俱乐部。

  万事动之以情,诱之以利,可行。但古语有言,以利相交,利尽则散。IG组建的那一年,王思聪就高价从LGD战队中挖来了 4 名队员。其他的富二代们有样学样,挥舞着现金入场到处挖人。就像油锅溅进了水,呲的一声就沸腾起来了,把这个行业炒得越来越高,越来越乱。用他的话说,“这不是件好事。混乱的产业链不是钱可以解决的”。

  因为首先四处挖人,王思聪被人讽刺“嚣张”,后自嘲为“校长”。他准备用来理清行业链的方法,还是很“嚣张”。 2012 年,王思聪组织发起“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负责国内职业电子竞技战队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工作。从此,电竞市场的交易、转会、租借开始逐步规范。

  贰

  某种意义上,规范的市场带给了资本们进场的欲望,腾讯、阿里、苏宁、京东一系列玩家涌入。蛋糕做大了,怎么才能更多的获利摆在俱乐部们面前。其实没什么好想的,路子写在书里,各行各业都适用:一流企业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卖技术。

  只要我们细心查一下,就能发现普思资本制定标准的野心。从俱乐部出发,整合上下游,搭建一个电竞王国。投资网鱼网咖,是直面玩家们的最好手段。截至 2017 年底,网鱼网咖共有 600 多家营业店、 1200 万会员、年服务超 3000 万人。这个渠道,等于握住了游戏预装推广、组织活动、举办比赛的命门。

  提到上游的布局,游戏开发是绕不过的坎,不妨也挖一下。普思资本曾投资过云游控股和创梦天地:前者在页游领域颇为不凡,代表作《凡人修真》系列、《遮天》系列、《古剑奇侠》;后者则在手游发行平台中用户最多,你或许还记得《神庙逃亡》《水果忍者》《地铁跑酷》?

  在这之后,有三件事是和电竞比赛绑在一起的:谁来组织比赛、谁来参加比赛、谁来观看比赛。

  王健林把王思聪比作“香蕉人”,说他讲话直、不了解国情。上文有提到“香蕉计划”经纪公司进军娱乐行业,签约、打造女团。时下火爆的“IG夺冠,旗下女团队员们随便挑”的梗就来自这。但这个年代,讲究的是泛娱乐化,所以这家公司共有音乐、影视、娱乐、体育、电竞五个板块。

本文来自SEO排名优化_SEO技术_SEO资讯网,经授权后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链接:http://www.ylzug.com/yx/1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