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营销

《我们的2018》:我在拼多多上卖9.9元内衣 有走量有滞销

  在汪伟勃看来,拼多多里三四线城市用户较多,且覆盖了不少中老年群体,对于这部分用户,可以在微信拼单的拼多多显然比竞品更好用,门槛要低的多。

  拼多多的资源位不需要买,一般是拼多多的运营人员拿出一个单品品类,问谁可以做,大家都可以报名,谁价格最低、折扣最多,就能拿下。

  一旦平台早期出现的红利逐渐消失,原先的问题又会赤裸裸的暴露出来,这时,拼多多能否采取正确的引导方式或有效的鼓励措施,或许将直接决定中小卖家的未来。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这个世界会好吗?

  站在 2018 与 2019 的分界线上,回忆这一年中所经历的跌宕起伏,相信我们当中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即使我们不相信 8 字头年份的魔咒,但这一年商业世界所发生的变化也足以让我们印象深刻。

  在高速增长车轮停下时,并没有人听到刹车的声音。年初中国科技公司股价几乎都攀上高峰,年中时苹果、亚马逊也都超过了万亿美元的市值,但是到了 2018 年最后的几天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暴跌只是发生频率的问题。

  失去了资金,新技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从年初三点钟区块链微信群层出不穷,发币、上交易所、炒币成为最赚钱的方式,到下半年区块链从公司到投资人和媒体全部灰飞烟灭,中本聪当初会想到技术会让人们这么疯狂吗?

  要么上市,要么灭亡。创业公司是资金的另外一块晴雨表,在很难获得下一轮融资的情况下,它们都选择了上市,无论是估值大幅度下跌,还是牺牲一些短期利益,至少需要活下去,才有翻盘的可能。

  这一年,我们不停地讨论消费究竟是升级还是降级,五环内外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以及这个国家的未来命运。

  最后,《潜望》记录了四个普通人在 2018 年的故事,他们是在抖音上工作的网红,在印度打拼的中国手机人,拼多多上卖货的中小业主和区块链从业者。

  腾讯《潜望》作者 李儒超

  一、

  义乌向北驱车 20 公里,便是白马镇。

  在上世纪 90 年代,白马镇所在的浦江县曾因服装业小有名气。如同那个时代为数众多的创业故事一样,汹涌而来的外贸单让浦江人猝不及防,几乎一夜之间,全县开遍了无数布厂、服装厂,而频繁往返毗邻的义乌,则成了不少浦江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汪伟勃的家族也是其中一员。

  在白马镇,汪伟勃岳母的服装厂已经不再年轻,斑驳的白色墙面、悬挂的吊扇,都有着明显的时代印记。厂房的各个角落,做好的、没做好的衣物,略显杂乱的堆砌着,二十多名工人各司其职,甚至一整天互相都不会说几乎话。

  这是个不起眼的传统工厂,但是汪伟勃告诉《潜望》,如果牟足劲,一天生产几千件衣服不在话下。

  但近年来经济形势的变化,却让他们牟足劲的机会越来越少。事实上,这间工厂的工人数量已经从鼎盛期的五六十人下滑了一半,即便拥有稳定的外贸单,但商人的直觉,早已让它的所有者意识到危机所在。

  只是,要想改变现状,并不是一件易事。

  二、

  “我们在义乌国际商贸城有摊位,直到现在,父辈还在坚持去义乌摆摊”。

  父辈的坚守,自有他们的缘由。汪伟勃告诉我们,虽然过去数年间,同乡人早已开始尝试淘宝等电商渠道,但激烈的竞争,让他发现,靠这些赚到大钱的人还是少数,更为传统的渠道,依旧不可或缺。

  这其中的成因颇为复杂。一个普遍的说法是,上一代对网络的陌生,使得其错过了早年珍贵的蓝海期,即便后来跟进,平台红利也已削弱。这在江浙沪地区并不鲜见,没有成功向线上转型的商家,远比成功转型的多。

  直到拼多多崛起,开始让汪伟勃看到一些转机。

  这源自一次饭局。那时,汪伟勃还在做环保材料,一个朋友告诉他,你家里既然在开工厂,可以关注下拼多多,走量的话,可以去上面拼一把。

  汪伟勃的圈子,也几乎都是一些家里有工厂的朋友。观察了一段时间后,他很快发现,拼多多确实在造富。“我们其实看的很现实,就比如周围一个朋友之前什么都没有,做拼多多一年,就开了一辆新车在你面前”。

  直观冲击,最终让他决定转行准备入局。

  他成功获得了家里人的支持。岳母的服装厂,做了二十多年,都还是做外贸单的加工厂,没有品牌,利润很低,早就有转型的意愿。

  “算是一拍即合吧,没什么阻力,我们都觉得,与其便宜给别人加工,还不如直接便宜卖给用户”,汪伟勃向《潜望》回忆。

本文来自SEO排名优化_SEO技术_SEO资讯网,经授权后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链接:http://www.ylzug.com/yx/1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