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营销

苏北小镇全民网销家具十多年后

苏北小镇全民网销家具十多年后

  走在沙集镇街头,总能闻到一股木料的味道。

  这种味道是十多年前才开始出现在沙集的。对于当地人,这种味道曾经几乎等同于财富的味道:江苏徐州市睢宁县沙集镇人口不过6万多,原本寂寂无闻。直至汹涌电商大潮起,沙集人踩准了节奏,靠着在网上卖家具走上了致富路。

  随之而来的“中国电商第一镇”光环加持,让这个苏北小镇声名远播,风头一时无两。而在缔造了一个又一个创富传奇的同时,“沙集模式”也被视作信息化带动农村产业化的范本,成为各地竞相学习和效仿的对象。

  然而,潮起潮落。因电商而兴的沙集镇,逐渐感受到了瓶颈。虽然从业人员规模和销售数字依旧可观,但是面对电商行业日趋激烈复杂的市场竞争,靠着低成本和集群效应迅速起家的沙集,原本的优势地位正被不断消解。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把站在十字路口的沙集镇又往前推了一步。

  如今大家都在谈“上云”和“直播”,似乎各行各业只要伴上电商,就是万能解药。实际上,制造业+互联网究竟应该怎么加,绝不是一道送分题。不妨听听电商小镇的人怎么说。

  靠惊人集聚效应“无中生有”

  若论及沙集模式的原点,孙寒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他的故事,在沙集可谓家喻户晓。

  时间拨回到2006年。彼时,沙集的主导产业是生猪养殖和废旧塑料回收。因为成日和废塑料打交道,孙寒的老家沙集镇东风村一度被安上“破烂村”的诨号。也就是在此时,孙寒突发奇想,拿着在上海逛家具商场拍下的木质收纳架照片,找村里的木匠依葫芦画瓢打了一副。然后,孙寒在淘宝网上开了家网店,卖的就是这款山寨收纳架。

  没人能想到本地木匠打出来的这套山寨收纳架,此后所引发的蝴蝶效应竟是此等巨大: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沙集镇的“破烂生意”遭到重创,而以孙寒为代表的初代电商从业者,则让当地人看到了致富的另一种可能性。于是,几乎是通过口口相传、面授机宜的方式,“淘宝生意”在沙集镇被快速复制推广,家庭式的家具作坊遍地开花,成品源源不断地上架淘宝。这一年,沙集镇的电子商务销售额就达到了4000万元。

  2014年底,沙集镇废旧塑料回收产业完成全面清退,家具电商数量也随之迎来了裂变式的增长。这一年,仅东风村一地就实现了26亿元的电商销售业绩,曾经的“破烂村”摇身一变成为名副其实的“淘宝村”。

  除了前店后厂式的家具小作坊,规模以上的家具厂在沙集越开越多。而围绕电商家具为中心,财务会计、产品拍摄、3D制图以及物流公司等电商配套服务也开始涌现。

  没有原材料、没有零配件、没有专业技术,过去的沙集镇与家具生产几无交集。而现在,这里却坐拥国内最完整、成熟的产业链。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在沙集,方圆3公里,一定能配齐生产一套家具所需的所有材料。回过头看,沙集镇无中生有的家具产业,靠的完全是当地人扎堆做电商带来的惊人集聚效应。

  作为先行者,孙寒向记者坦言,沙集电商如今的规模和体量,是他从来未曾预料到的。因此,所谓的布局和长远考虑根本无从谈起。身处大潮之中,孙寒一路走来靠的是直觉与顺势而为:“想赚钱但又不想打工。当年我选择做电商,完全就是为了生存。”

  生意经不同,对未来有共识

  疫情对于传统制造业的影响显而易见,沙集的家具产业自然也概莫能外。但是影响究竟有多大,沙集人的回答并不统一。

  孙寒说,疫情非但没有影响他的生意,相反,销售数字还实现了逆势增长:“家具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三至四成。单是正月初一这天,我就卖掉了将近20万元的货。”在孙寒看来,疫情促进了网购,背靠巨大的内需市场,“宅经济”势头不错。

  来自物流行业的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孙寒的观点。安能物流苏北大区总经理潘波表示,该企业设在沙集镇的转运中心2月20日正式复工,至3月初发货已恢复常态。统计显示,3月和4月的发货量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28%和52%,5月份也预计将有50%以上的增长。

  “不仅是我们安能一家,根据我的了解,沙集当地其他的物流企业也都是这样的情况。”潘波认为,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平息,网上消费的意愿被集中释放,物流量的提升即是最显著的体现。

本文来自SEO排名优化_SEO技术_SEO资讯网,经授权后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链接:http://www.ylzug.com/yx/10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