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站优化

拉夏贝尔“生死局”:近16亿供应商债务将出解决方案

  近来,拉夏贝尔债务压身,其中,欠款供应商达数百家,涉及金额约16亿元。《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拉夏贝尔正在积极解决其供应商端的债务事宜,经过多天的友好协商,债务重组方案初步意向已达成。

  7月26日至27日,拉夏贝尔位于上海市闵行区莲花南路的会议中心三楼格外热闹。来自江苏、广东以及福建等多地的一百多名拉夏贝尔供应商聚集于此,他们试图通过集体讨论而后选派代表的方式,和拉夏贝尔管理层就债务问题沟通相应方案。

  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拉夏贝尔正在积极解决其供应商端的债务事宜。在此之前,其欠款供应商有数百家,涉及金额约16亿元。据称,这次的两方“当面”协商,是在前期友好沟通的基础上,拉夏贝尔主动发出的“邀请”。

  当前,经营上连续两年亏损的拉夏贝尔债务压身。根据其此前公布的2019年年报,截至去年底,其应付账款已经达到17.21亿元,同比增长53.54%,公司称增长主要是由于本期延长供应商信用期限所致。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总资产为72.34亿元,总负债为64.29亿元。

  有资本行业人士向记者直言,如果拉夏贝尔未来债务问题继续恶化,就有可能进入破产程序。但若供应商的前述欠款问题得以妥善解决,公司的债务压力将得到缓解,未来的融资条件也会改善。对于拉夏贝尔来说,这无疑是一盘“生死棋局”。

  拉夏贝尔或还在酝酿更多的“变革”。记者注意到,就在不久前,公司名称由“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低调变更为“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也由上海迁至新疆。

  “拉夏贝尔搬到新疆,政府应该会做一些协调。作为一家时尚品牌类的上市公司,拉夏贝尔对当地的经济会有一个带动,新疆制造型企业较多,拉夏贝尔迁过去后,可以促进当地由产品经营向品牌经营转型。”对此,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这样向记者表示。

  百名核心供应商奔赴拉夏贝尔

  7月27日一早,来自南通的供应商张鸣(化名)风尘仆仆赶到了拉夏贝尔的总部大楼。这是一座建成并不久的大楼,除了办公区外,毗邻的建筑中还配备有会议中心乃至酒店等。2018年夏天,拉夏贝尔才“乔迁”至此。

  拉夏贝尔会议中心外景

  按照原定计划,这一天,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供应商们要和拉夏贝尔基本敲定欠款的一个解决方案。因为经营上的持续亏损和多方债务压力,拉夏贝尔已经拖欠了供应商不少债款。

  张鸣来的较晚,在他赶来的前一日,参与此次现场讨论的核心供应商基本已经到达。这包括来自华东区域的金世宏(化名)和西南地区的于冰(化名)。

  “基本都通知到了,(这次来的)人数应该有一百多人。我们之前将在上海周边的供应商小范围地组织了一下,进行了商讨,(然后)分小组邀约供应商来一起讨论、解决这个问题。”7月27日,在拉夏贝尔总部大楼附近,金世宏在接受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采访。

  供应商讨论中

  拉夏贝尔拖欠了金世宏的公司两千多万元,在此次的供应商中,这样的数额不算最多。“(这次过来的)最多的大概七八千万,最少的几万,因为大家合作的层次、深度不一样。欠款金额七八千万的可能就一家,剩下的可能在一千多万,大概有三十多家”。

  金世宏表示,他和拉夏贝尔的合作已久,在2018年前,账款往来都很顺利,但从2019年开始,他的货款开始出现拖欠,也因此陷入三角债中。“拉夏贝尔是我的主力,占了全年营收80%以上。今年服装企业确实都很难,我们自身目前面临的资金周转等问题也非常(棘手),有些供应商已经起诉我们了”。

  在服装行业,金世宏已经打拼20余年,他直言拉夏贝尔目前面临的现状供应商们都很清楚。“它是上市公司,我们希望它能活着。我们的共同愿望就是召集供应商们来商讨怎么样面对、解决问题。第一个就是钱有保障,能拿回来。第二个便是,拉夏贝尔也能够减轻负担,后期再继续一起往前走。在这件事情上,95%以上的供应商都有这样的共识,只有个别,做得小而散的供应商无所谓。”

  于冰的情况也差不多。他告诉记者,来自拉夏贝尔的收入占据了其公司全年营收的七八成。近两年,拉夏贝尔才在资金周转上出现了问题,过往都很正常。因为这件事,他往返上海已经多次。“我们合作了七八年,是很有感情的。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拉夏贝尔出问题。客户出问题,就等于我们有问题了。谁也不想撕破脸搞诉讼,拉夏贝尔倒闭对我们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本文来自SEO排名优化_SEO技术_SEO资讯网,经授权后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链接:http://www.ylzug.com/yh/18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