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站优化

从瑞幸咖啡事件看如何尽调互联网企业

从瑞幸咖啡事件看如何尽调互联网企业

  导语:互联网企业的尽职调查有有别于传统企业。

  作者:姚辑(Molly Yao),英国注册会计师(ACCA)、并购交易师及证券从业资格。初中就读于北师?实验中学,14岁起留学英国直至硕士毕业。曾先后就职于英国伦敦安永(EY)、英国伯明翰德意志银?(Deutsche Bank)、?港安永、北京安永、丹?哥本哈根普华永道(PwC)和瑞典斯德哥尔摩安永。现就职于大中华区毕?威(KPMG)企业并购重组融资部。

  2020年2月初,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公开了一份长达89页的关于瑞幸咖啡(NASDAQ:LK)的尽调报告,报告中包含了两万多张小票和大量视频资料,种种证据指向瑞幸咖啡存在造假问题,之后将其告上法庭。

  瑞幸咖啡创建于2017年10月,标签是“互联网咖啡”,以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进咖啡市场,按照融资烧钱、大面积广告营销和急速扩张的手法,18个月后就实现了IPO,于2019年5月登陆纳斯达克。然而在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承认虚假交易22亿元,股价暴跌85%,市值蒸发约350亿元。

  2020年4月19日,瑞幸咖啡因财务造假引发的集体诉讼,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将面临着美国司法部所启动的《证券欺诈刑事调查和起诉》,面临着最高不超过 25 年的监禁刑期,同时企业或将面临总计约754亿元的索赔。

  此次瑞幸咖啡曝出财务造假的丑闻,一方面对中概股产生了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也突显出互联网企业尽职调查的重要性。

  瑞幸咖啡事件不但引发了中概股的思考,还触及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反思。

  互联网企业的特点是财务指标效益不强,而运营指标是重点。运营指标包括了用户量,访问量,活跃度,留存率等指标,因为互联网真正的价值是建立在这些运营数据的基础上,这些数据可以变现为以后的收益。

  创业初期的互联网企业都是烧钱的,前期亏损很正常,用户量访问量注册量下载量等可以飞速增长但是由于这些指标都是在财务核算体系之外的,所以无法反映在账面上。

  但只要谁的销量数据与市场做得好谁就能继续融到钱,于是导致互联网企业不去追求利润,而是去追求市场。因此,互联网企业的尽职调查有有别于传统企业的,关注点不应是常用的毛利率净利润等指标,而是类似用户量等非财务指标及其趋势,以及筛查蓄意伪造系统数据或篡改系统日志的舞弊行为等。

  那么互联网企业财务造假都有哪些具体手段呢?

  首先,是销售额的造假。企业利润最核心的来源是收入,而且如瑞幸咖啡这样的互联网平台类公司,其企业的估值基本不参考利润,而是参考销售额,因为此类互联网公司在创业前期没有利润。所以其造假模式是通过销售来虚增收入。收入的主要构成是价格和销量,在分析企业价格和销量之前要对企业的商业模式有深入的了解。

  以瑞幸咖啡为例,其商业模式为咖啡零售店,通过线上下单完成销售,之后顾客去店里自提或者靠外卖送达,每一家店的订单分为自提单与快递单。瑞幸咖啡的总销量=每件商品的平均售价×其门店总数×每家店的订单×每个订单商品数量。浑水通过实地尽调发现了这三项数据均被夸大,订单量平均膨胀率为72%,每日商品售出量为第三季度虚增69%,第四季度虚增88%。实际单价被夸大幅度至少为12.3%。

  浑水在对瑞幸咖啡的尽调上主要核实了它的收入,从而查出虚增收入的造假。而因为瑞幸咖啡本身就是不盈利的,没有虚增利润,所以收入虚增后必然带来更多的相应成本,于是瑞幸咖啡通过夸大广告支出来对应虚增的收入,从而填补缺口。这类“不赚钱”公司的识别难点在于,难以通过财务报表看出其存在收入虚增问题。

  其次,是关联交易的造假。前面提到了虚增收入的同时也需要增加相应的成本费用,但成本增加并无实际交易怎么办?这就需要上游供应商的配合,通过一个“关联方”就可以解决问题,瑞幸咖啡通过关联方采购咖啡机的交易即体现了这一问题。

  关联方交易的定义是指关联方之间转移资源、劳务或义务的行为,而不论是否收取价款。关联方包括了: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其他企业或受其他企业控制、以及同受某一企业控制的两个或多个企业(例如:母公司、子公司、受同一母公司控制的子公司之间)、主要投资者个人、关键管理人员或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等。

  企业若想提高利润就需要有利益输送,这时就需要有一方“配合”,也就是要高价买入或低价卖出,然而在正规市场环境下这种交易属于反常态交易,所以只有企业的关联方才会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就企业的利润。那么如何尽调关联方交易呢?

本文来自SEO排名优化_SEO技术_SEO资讯网,经授权后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链接:http://www.ylzug.com/yh/10839.html